全国服务热线:

s11全球总决赛下注-首页

全国服务热线:
邮 箱:
网 址:https://www.youandfinance.com
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s11全球总决赛下注 > 人才招募

人才招募

管仁健观点》金马奖可以成为台语的叶克膜吗?

人气: 发表时间:2021-09-27

《亲爱的房客》陈淑芳(左)勇夺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奖,该片男主角莫子仪(右)荣获最佳男主角奖,两人在戏中对话时都讲台语,代表台语大胜了吗?   图:翻摄Instagram

有句台语俗谚说“七月半鸭毋知死”,意思就是台湾民间习俗认为鸭比较“阴”,因此通常拜神都用鸡,只有等到农历七月半普渡孤魂野鬼时才用鸭。但鸭子不懂台湾民俗,七月半快到了,仍像平日悠哉悠哉地到处晃荡,不知道自己死期将近。

有位很年轻的台派网友,兴高采烈地在脸书里私讯:“管大,台语大胜了!”但本鲁不懂这年轻网友为何这么说?他解释道:

“今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与女配角陈淑芳,在《孤味》与《亲爱的房客》里,演的都是台语角色。而最佳男配角纳豆,在《同学麦娜斯》里,演的也是台语角色。就连最佳男主角莫子仪,在《亲爱的房客》里,和女配角陈淑芳对话时也都讲台语。台语在金马奖里占了8分之7,这不是台语大胜了吗?”

偏偏吃多了叮当“诚实豆沙包”的键盘小五郎,说话往往比柯文哲更白目,对这位善良到有点87的小朋友,当头又泼下一盆冷水:

“这三出电影跟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与最佳改编剧本都无缘,显然评审们也有共识,这是演员的演技救了这几出戏。莫子仪多年的剧场经验,纳豆在演艺圈混了这么多年,陈淑芳的台语更是早已成了戏精,不仅能演戏,还能带戏。但陈淑芳也81岁了,只比11年前去世的文英阿姨小3岁,金马奖最多只是台语的叶克膜,能暂时替代肺脏与心脏的部份功能而已,如果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台语终究还是回天乏术的。”

年轻演员的台语口条为何烂到渣?

当然,在拙作登录上网前,本鲁确实也挣扎了几天。台片跟台语一样,都在加护病房,因此对于还在档期中的台片,是“嘴”它造成话题,像电击心脏一样,让更多乡民知道后,买票进场一探究竟?还是保持静默,自生或者自灭都凭天意?

但是想到自己天生具备的“扶龙命格”,这些年被本鲁“嘴”过的电影,事后票房都至少破亿,证明管大还真“顾人怨”。反正既然仇人多,又向来是收视率参考的反指标,那就更要为台片“贡献”一下了吧?

其实像本鲁这样的老芋仔,不可能是什么台语魔人,所以也不会去挑剔剧中演员的腔调,例如既然剧中地点设定在台南,大家说话怎么开头不加“啊”?结尾不加“逆”?……

本鲁比较在意的,还是年轻演员的口条。其实只要口条顺,即使像《花甲男孩转大人》,四个兄妹蔡振南、龙劭华与康康到海裕芬,剧情显示虽在同一家庭长大,每个人的台语口音却不仅是南腔北调,甚至还有海口腔与外省调。但老演员的口条顺,除非观众是台语魔人,否则在电视机前是不会“出戏”的。

台语比国语难,老芋仔的本鲁感同身受。想到一个不是以台语为母语的年轻演员,每个字的台语发音,从最基本的要怎么轻缓从容?怎么先低后扬?怎么收声悠远?怎么短促急收?进一步该怎么转音?怎么发喉音?怎么发浊音?怎么共鸣移位?……

台语对白不像国语,不能单纯的只用大小声来控制。对白里的哪一个字,可以多一个装饰音?可以转音?这真的处处都学问。为什么年轻演员一说台语就会咬字不清?尤其一遇到转音,国语腔就跑出来?这真的需要老演员现场指导。

虽然剧组会请台语教师,但那都只是顾问性质,台语对白还不只是咬字正确就行,还要表达出情绪。不熟悉台语的年轻演员,真的需要老演员现场教,光靠台语顾问是不够的。尤其有些剧本,应该原本就是用国语思维写的,为了不剧透,本鲁也就不举例。

但乡民们请想像一下,那些用国语创作再用台语演唱,词是词,曲是曲,不看字幕就听不懂歌词的“国语式台语歌”,例如歌词里会有什么千头万绪、恍恍惚惚……若剧本里也出现了这种会“出戏”的国语式台语,老演员的台语娴熟,能自行消化吸收,用观众能懂的方式讲出来。但年轻的演员没办法,现场也没人指导,当然会让观众一听到就立刻“出戏”。

越大牌的影星为何越不会讲台语对白?

电影与电视剧不同,半世纪前党国操控的老三台,虽然用各种方式打压台语,但当时台语还算普及,电视剧又都是现场收音,所以四五年级生印象里的台语演员,男演员像是田文仲、车轩(陈莎莉老公)、洪流……女演员像是华真真、刘明、刘秀雯、吴玲(石英老婆)、鸟来嬷吴敏……其实都是外省人。

但台语电影就不同了,台语电影跟国语电影一样,都是事后配音,而且台词也不是现在这种生活用语,而是像文明剧一样的“戏文”。

戏文的好处是便于演员背本丢本,而且台词里绝不会出现脏话。但现在回头看台语片,很多与琼瑶电影或爱国军教片一样,动作语台词根本就是话剧,非常做作,看了听了会起“尴尬癌”。

另一个问题就是大牌演员片约太多,拍片都没档期,怎么会有时间亲自配音?所以国台语电影的问题都一样,越大牌的演员,观众对他的声音越陌生。柯俊雄首次想选立委时,在国民党提名时就碰壁,因为老芋仔不相信那个演过英烈千秋张自忠将军与八百壮士谢晋元团长的民族英雄,说的竟是一口台湾国语。

同样道理,谁也无法相信,琼瑶电影里“二秦二林”的梦幻仙子林凤娇,说的也是台湾国语。因为从来就没人在萤光幕前或萤幕前,听过这些大牌演员的真正声音。

相反的越是谐星,大家对他们的声音也就越熟悉,康丁、矮子财、武拉运、戽斗、小戽斗、周游、素珠、阿匹婆、大颗玲玲,电影业者甚至广告业者,都指定他们要亲自配音,对偶像级的反而不要求,随便找个配音员配了就好。

另外在台语片里,有些演员或导演是不懂台语的。《王哥柳哥游台湾》的王哥李日章与导演李行都不会,甚至有些片场还说日语。尤其台语片全盛时期,还找过韩星、日星、港星来演的,不可能全用台语的。

因此陈淑芳能有这么精练的台语演技,一来她本来就是科班出身(第一届国立艺校,日后升格为艺专及台艺大),二来她又演了那麽多年需现场收音的台语连续剧,反而与台语片无关。而她在台语片时代,演的都还是主角。

党国时代的中影,也用台语拍过一些“健康写实片”,但经历过那年代的人就知道,健康就不可能写实,写实就难以健康。台语电影的对白不够生活化,完全像话剧;除了谐星以外,越大牌的影星,越不会讲台语对白,这些都是台语片在台湾电影史上的真实缺陷。

台语在台湾灭亡的危机比美国侨界大?

台语现在即将灭亡,状况或许比半世纪前国民党摧残打压时更严峻。1971年主演过台视台语连续剧《江湖儿女》的田文仲,移民美国后,曾与我姊姊搭档主持过一些晚会。

我姊姊曾是美国侨界的广播人,老台侨看到他们坚持讲台语,老广看到他们也坚持讲粤语,加上华语及英语,因此台湾媒体人在美国,往往都能四声道任意转换,台语比在台湾时还“轮转”。我姊姊回台时,竟有人问她是不是长老会的传道人?

相反的,本鲁在台湾,虽号称是台文所硕士,台语却越来越生疏,比起30多年前当兵与在大同公司工作时,反而烂到渣。之前去绿色和平电台上节目替公司打书,讲台语的速度比李登辉、林洋港讲国语时还慢,主持人急到拜托本鲁赶快换说国语,不然时间不够,原本答应要说的三个故事,结果一个都不完。

台湾的环境,确实越来越不利于台语的保存,尤其在都会区求学工作的年轻人,即使是绿营新一代的政治工作者,也都变得只会用国语了。台语在台湾灭亡的危机,恐怕比在美国侨界都还要大。金马奖可以成为台语的叶克膜吗?本鲁期盼,却也有些许绝望。

今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与女配角陈淑芳,在《孤味》与《亲爱的房客》里,演的都是台语角色。而最佳男配角纳豆,在《同学麦娜斯》里,演的也是台语角色。就连最佳男主角莫子仪,在《亲爱的房客》里,和女配角陈淑芳对话时也都讲台语。台语在金马奖里占了8分之7,这不是台语大胜了吗? 台湾的环境,确实越来越不利于台语的保存,尤其在都会区求学工作的年轻人,即使是绿营新一代的政治工作者,也都变得只会用国语了。台语在台湾灭亡的危机,恐怕比在美国侨界都还要大。